户籍制度改革:从形式走向实质

户籍制度改革:从形式走向实质
编者按前不久,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推动户籍制度改革的定见》(以下简称《定见》),依据这一文件,往后我国将撤销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的差异,一致登记为居民户口。相应地,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约束也将全面铺开。这意味着我国户籍制度改革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那么,上述行动将对我国社会带来哪些深远影响?本报聘请相关专家进行深入探讨。特邀嘉宾:任 远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段成荣 我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王景新 浙江师范大学村庄研究中心教授陆杰华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城乡距离不等于户籍距离《我国科学报》:您以为我国完成城乡户口一致,对社会带来的最直接影响是什么?王景新:我个人以为,户籍制度改革对我国社会的最直接影响有三:一是户口本中居民性质一栏不再有非农业户口和农业户口的不同,我国公民的身份不同将不复存在;二是我国农人总算摆脱了被视为二等公民的境遇,在许多场合能够笔挺腰杆、抬起头来;三是关于农业搬运人口中现已落户和久居、有志愿也有条件落户和久居的人,将取得城市居住证,享用城市户籍人口的同等待遇,在子女入学、工作、就医、社保等等方面将不再存在不同。虽然如此,许多人(包括一些专家)强化了户籍制度改革的功用,对其寄予了过高的期望。应该指出:当时城乡居民之间的许多距离,尤其是人们遍及诟病的贫富距离,并非城乡户籍距离,而是不同部分和单位(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企业、社团组织等),不同职业(工商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等),不同层级和身份(领导职级、技术职称、老板、雇员等)分配和福利距离。户籍制度改革包括不了,也改动不了这么多严重坏处。关于很多居村农人、眷恋村庄古拙生活方式的人、不愿意和无实力在乡镇落户久居的人和随时预备返乡的农业搬运人口而言,户籍制度改革的含义其实并没有许多专家幻想的那么重要。《我国科学报》:撤销农业与非农业户口的差异,对农人而言意味着什么?王景新:对农业搬运人口而言,虽然打破了落户乡镇的户籍妨碍,但还有居住证门槛;对居村农人而言,他们并没有村庄户口不如城市户口的激烈感觉。原因在于:榜首,跟着农人出产、生活方式和质量转型晋级,村庄土地和其他经济资源价格看涨,村组团体经济实力增强,保存村庄户口就等于保存了更多的农人财产权,村庄户口的含金量越来越高。第二,跟着公共财政逐渐掩盖村庄社区公益事业,城乡居民在教育、医疗、工作、社保等根本公共服务方面的距离也在缩小。第三,生态环境改变,堵、霾、涝等城市病不断发生,迫使人们提早反思现代化、乡镇化的价值。越来越多的农人不愿意抛弃村庄户口;许多地方的农人子女上大学不转户口,转出户口的大学生要求康复村庄户口、转回客籍;一些在北上广打工的农人,甘愿回村庄种田而不愿意留在大城市。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阅览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